宋天依

如果你不盲不聋 就不要通过别人来评判我 谢谢你驻足我的世界

独一(胖远)

怕屏蔽链接走评论~
高远生贺。
@白如白牙 

色香迷艳几分错
裙下愚臣情脉脉

“雨哥,你紧张吗?”
“有点儿。”
“那我给你讲个笑话呗…昨天balabalabala”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冷漠】那么好笑吗?”
“好笑!哈哈哈哈”
“小傻子。”

谢谢各位,我应该不会私吞的哈哈哈哈哈哈

爱巾护巾团长:

是这样的 本人和一个大可爱 @宋天依 准备搞事情 所以想求助各位 写什么可以给国胖和各位小哥哥打call的句子 所以本条lo求评论 全运会明信片随机发放 谢谢大家 不会让他私吞的

与子同袍(戬杰,彤祎,三文)民国抗战风长篇

哎~想不到吧

不吃草的傻狍子:

我来更文了!!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

━━━━━━━━━━━━━━━━━━━━━━
(十三)
“三哥,你这几天都在忙什么啊?”梁博文看着刚从门外回来,略带倦意的薛翔匀问。薛翔匀揉了揉梁博文的头,“我在查个人。你在部队有没有好好看书训练啊?”梁博文撅了噘嘴,“当然有啦,我还很想你呢。”“我这不回来了嘛,今天一起吃饭。不过,先等我发个电报。”薛翔匀说着走向了放置电报机的房间。“好!”梁博文开心的差点蹦起来,但他还是故作镇定地背着手离开了。
“查杰!薛翔匀回复我们了!”朱戬拍了拍在一旁打盹的查杰。“怎么说?”查杰瞬间清醒。“汪连生就是出卖虞老先生的那个叛徒,虞老先生倒台以后他就接管这边的粮油,而且,他这个人荒淫无度,男女通吃,实在是…”朱戬有点说不下去。“该死的…”查杰骂了句脏话,“这虞家的产业还有机会回虞祎杰手里吗?”朱戬皱了皱眉,“估计很难…而且他跟那个名角儿攀谈甚欢,也不知道是不是看上了那个戏子。”“那我们赶紧通知刘彤他们,商量一下对策。”查杰戴上耳机,开始发报。
虞祎杰得知消息以后,气的眼睛都红了。他甚至想马上找到这个无耻之徒将他千刀万剐。“你冷静点。”刘彤凑到他耳边压低声音,“你没办法跟他对抗,他跟日本人交往甚密,我们得和朱戬他们商量着来。”虞祎杰虽然生气,倒也不是不明白形式,点点头。
他们还是来到了老地点华兴浴室。朱戬倒了杯茶,开口:“我刚才在过来的路上打听了一下,这个汪连生今晚约了那个名角儿回家吃饭呢。”“你是说吕鋆峰?”刘彤问。“嗯,说是花了大价钱大摆宴席。我看啊,八成是看上那个戏子了,汪连生可是男女不忌。”朱戬喝了口茶,表情厌恶。“你们有什么计划没有?只怕这汪连生心怀不轨,吕鋆峰好歹跟我有点交情,而且这虞家的粮油,不能被这种人拿在手里。”刘彤瞟了一言不发的虞祎杰一眼,有些担忧。“汪连生今晚是家宴,想要光明正大进去,估计是不太可能了。”查杰摇摇头。“那只能冒险了。”朱戬放下杯子,“我们翻墙进去。”“行,我们把计划制定一下。”刘彤拉着虞祎杰坐下。
此时,伊藤润二正在看朱雀给他的信。他看完,满意地眯了眯眼睛。“井上君,你带一队人,去汪连生家里守好。朱雀已经安排好了,我倒要看看,这中国共产党人,有多大能耐。”“是!”井上敬了个礼,走了出去。
夜色来得很快。汪家的宴席已经开始了,觥筹交错。朱戬穿着一身黑衣,悄悄翻墙到后院。
他刚刚起身,透过夹竹桃的缝隙就看到一队日本兵走来,吓得他又猫下了腰。“妈的。”他轻声咒骂,“看来今晚是探不到什么了。”他等日本兵走过,学了几声猫头鹰叫。墙外的查杰听到了,拉住虞祎杰:“咱们撤吧,朱戬这个暗号就是里面有危险。”“那朱戬呢?”虞祎杰似乎有些不甘心。“他对这一片熟,他可以的,我们得尽快走,不能被发现。”查杰说着拉起虞祎杰就走。
朱戬在墙根等了一会,估摸着他们已经走远了,悄悄摸摸爬上墙,刚准备翻,就听到一个日本人大喊:“抓住他!”朱戬暗叫不好,赶紧翻过墙,以最快的速度逃跑。
他心里知道,绝对不能回联络点,这样会连累查杰和黄千硕。可是除了那里,他一个混混,该往哪里躲呢?他无暇想太多,只能先凭着对这一带的熟悉蒙头逃。
黎明,还很远,夜,还很长。

万有引力(一)

abo设定 主cp彤祎 副cp三文 勿上升正主
写在前面:原定名字是迷藏,因为这个文定的基调是tonny是A装O 我们祎杰是O装A(……)三哥和博文我想的是双向暗恋,但是最近看了一个b站剪辑的视频 爱上《万有引力》这首歌 觉得太适合啦!嘤嘤 大家有兴趣可以去边听边食用(当然你们不去听我未来有可能也会剪视频来荼毒大家的:)

———————————正文分割线



刘彤回国的时候正值盛夏,国外的温度总是不冷不热,回到国内,出了机场的时候,才真真切切感受到那种热的心里发慌的天气多难受。
他赶紧钻进来接他的车里,摇上了车窗。车里来接他的人半戴着墨镜撑着头,看到刘彤,意外的挑了挑眉:“哟,都舍得把你信息素放出来啦。”
明明两个人都是alpha,但车里的气息倒是意外的和谐,刘彤摘下口罩:“我可能还是要盖一下这个味道的,国外动辄信息素满大街放,国内可没那么开放,你说呢,翔匀。”
薛翔匀皱了皱眉:“原来是因为这个啊…早些年你还…”
“好了好了,打住,薛翔匀我警告你,你再提我装o的事情,我一巴掌扇死你。”薛翔匀看着刘彤炸毛的样子,噗嗤笑出声。
都多大了,在国外整天风流潇洒的,天天看他发些跟金发碧眼omega鬼混的照片,这会儿倒是知道不好意思了。
薛翔匀边打着方向盘边盯着后视镜,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
“刘彤。”
“啊?”
“万一你再遇到那个谁…”
“您可千万别!”刘彤连忙阻止了薛翔匀说下去。
车窗外是热的发慌的夏天,毒辣的太阳和如织的蝉鸣。刘彤撇开头,正巧有放学的中学生经过,白色的衬衣扬起,带过一阵风。少年一只耳朵戴着白色的耳机,跟身边的男生说话,眼睛眯起来,笑的害羞又肆意潇洒。
像极了那个人。
会不会再见到?还是,不要了吧。
那时候还是高中。
成片的绿树如荫,挥汗如雨的操场上,刘彤接过薛翔匀传来的球,一个漂亮的三分球,惹的身边的学妹一阵惊呼。
“走吧,也差不多该回去了。”薛翔匀把外套搭在肩上,顺便朝着那些学妹眨了眨眼睛。
刘彤有些心不在焉,经过教室的时候,他特意看了一眼。教室里空空荡荡,果然那人不在。
彼时大家都还是少年,也许刘彤和薛翔匀仗着自己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富二代,又长得不错,在学校也算是学弟学妹眼里的名声赫赫的学长。
说到底虽然都是孩子,但是高中的时候怎么可能没有情窦初开。刘彤喜欢的人是个秘密。他只告诉了薛翔匀,薛翔匀知道了之后,思忖了半晌。
“可是我们还没分化啊,万一你喜欢那个是个alpha,你也是个alpha。怎么办?”薛翔匀提出的问题一下把刘彤问住了。
“……可是我就是喜欢他啊。”
薛翔匀耸耸肩,把纸团团起来扔到讲台前的垃圾桶:“想开点,兄弟,天涯何处无芳草呢对吧。”
可惜刘彤多多少少固执了一点,天蝎座的人可能占有欲太强。有的时候他倒是很想把人掳走,藏起来,一个人也找不到他,什么性别分化都和他俩无关。不过这带着孩子气的稚气想法不过是闲下来的胡思乱想——毕竟他喜欢的那个人实在是不缺人喜欢。
“叮铃铃~”
“欢迎光临。”
“一杯草莓奶昔,一杯芒果奶昔。”
“好的……这位客人您要几分…”虞祎杰抬起头,突然看见对面熟悉的脸,被噎住了。
“三分甜。”刘彤接着话茬说了下去,冲着虞祎杰笑了笑。
“好的 稍等噢。”虞祎杰一字一顿说完,冲着刘彤翻了个白眼。
刘彤轻轻的笑了,虞祎杰总是能让他不由自主的笑起来,哪怕是互相打趣,也让他心情倏忽间就放晴。柜台里的人把两杯奶昔往外推,耷拉着眼睛,看起来眉间藏了些许疲惫。
刘彤拿走草莓奶昔,轻轻把芒果奶昔往里推了一下,朝虞祎杰眨了眨眼睛。虞祎杰眉眼里笑的戏谑:“我们刘老板,挺有钱的呀。”
“这可不是,捧我们小虞同学的场,倾家荡产也得捧啊。”看着刘彤装模作样无奈的样子,虞祎杰突然心情大好,收下桌上那杯奶昔。
“快走吧您,两杯奶昔的场也是我们刘老板大手笔看得上的啊,滚滚滚,别耽误你虞哥挣钱。”
刘彤不气反笑,无奈的耸耸肩,一边往回走一边回头偷偷看。虞祎杰认真工作的样子,虞祎杰跟别人嬉笑怒骂的样子,虞祎杰弯起的眉眼和他穿的白色T恤一样,干干净净,清爽的让人觉得不忍靠近,却不得不吸引着自己向前走。
“喂,回神了我的哥!”薛翔匀一只胳膊搭在刘彤的肩上,一边还在冲路过的妹子挑眉。
“人家虞祎杰在跟妹子聊天呢,听说啊,有些姑娘天天放学就为了看虞祎杰一眼来买奶茶,你啊,就别想了~万一人家真的分化成A,你就没戏了,还能扯着人家搞基不成?”
“万一我分化成O了呢。”
“噗!”薛翔匀一口奶茶喷了一地,“刘彤你出息呢!?我俩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我已经分化成A了,你要是O我就不活了好吧?!”
“我要是O我也不嫁你,哼。”刘彤白了薛翔匀一眼,转身就走。只留下一脸懵逼的薛翔匀在原地愣住。
薛大少爷内心是崩溃的。
“谈恋爱的人果然都是傻子,我发小……
该不会傻了吧……”

占tag宣个群~语c胖球队的日常~空皮蛮多的、欢迎大家一起玩~
以及~我群连饥渴也没有~可怜的龙队带了我们一帮孩子好多天了(够)可怜可怜单亲爸爸吧!(……呜呜呜)

【乒乓球梗整理】风雨来去也乒乓

这个可能是会笑死我的@不吃草的傻狍子 

萨达哈鲁爱总悟:

糖一下子吃太多,我齁着了,缓缓😂😂😂


机智的蓝瘦子:



在知乎上答了个中国乒乓球梗的问题。
把答案搬过来,基本上我觉得有意思的都写进去了。是微博上的梗和我自己看的比赛采访的集合版,大部分可以说出视频出处。
全是男乒。
对错不敢保证,有错欢迎指出,你要是都看过了……
嗨,图一乐呗。
因为大部分人都有提到就厚颜无耻多打几个tag,打扰抱歉。
有的图没办法发ㄟ( ▔, ▔ )ㄏ
假如国家队是个班系列开学前可能还有一更,我也没办法保证……毕竟开学就考试考不好要死人的。
以前楼诚圈粉我的小天使们大概知道坑是不会的,就是慢……
好了我废话真多。




马龙的手办。这虽然是个老梗了,然而我仍旧强烈推荐他们那个男乒宿舍有多乱视频里面龙队床头的小绿龙和床尾的奥特曼。
萌得哟。




福原爱的小饼干也够经典了。




刘国梁和孔令辉双打以后刘国梁经常树袋熊一样挂在孔令辉腰上。




刘国梁孔令辉一个宿舍泾渭分明,乱的那一半是刘国梁的。孔令辉还写过《同屋有个邋遢伴儿》……据说俩人试过分开住然而成绩下降了,于是又搬回来。




孔令辉单打决赛赢了刘国梁,然而没有庆祝,俩人一个房间里哭去了。孔令辉连家人要庆祝也不让。




啊就喜欢听刘国梁“小辉儿”“小辉儿”地叫。




孔令辉嫌弃王皓胖要把他丢到铁饼队,让去练铁人三项扔链球。




有一回马龙和马琳打,王皓在休息室里吃橘子占卜,掰一瓣喊一个人名……
可怕的是还算准了。




有一回许昕和陈玘打,许昕赛前说要把他哥爆了,结果真给爆了……
然而陈玘中途一球抽他脸上了。




马龙和张继科的双打大概没什么默契……仁川半决赛对日本那场感觉俩人一直互相挤。
可怕的是最后他们是冠军,决赛压着许昕和小胖打……
于是俩人一直对双打有迷之自信是吗。




许昕的远台特别好看。
然而是个近视。据说瞎子打球靠感觉……
这话方博说的,打我没用。




方博直播完以后许昕转来着,底下张继科评论:
让陈鑫给他女朋友送了九十九朵玫瑰,真刺激。
许昕:他黑咱俩,真可爱。
嗯。方博真可爱……




陈玘经常陪王皓去买鸡脆骨。
有一次别人给陈玘糖陈玘说这糖王皓爱吃。
说王皓喜欢的不是吃东西,而是吃本身。
王白告你可长点心吧!
哦现在杀神也胖了。冷漠脸。




孔令辉嘴毒,起外号没有创意,胖楠肥皓的喊。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啊孔月半。




张继科和许昕跑到马龙屋里玩他的收藏品还发微博。




刘国梁当教练后不当众对孔令辉发脾气的。




据说张继科吃冰激凌一次五盒摆成五环吃。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是真的他离孔令辉也不远了。




刘国梁打算拉着孔令辉剃光头孔令辉不干。
然而看上去忽悠马琳成功了。




陈玘摔拍子被发配到乡下喂猪。
“我家有一亩地来跟你们学习一下。”
央视全程跟拍大概是怕跑了吧x




肖战手底下都是日天日地的小伙子。
比如陈·日天日地·玘 当教练以后得到俩黄牌。
邱·日天日地·贻可 当教练以后得到红牌。
张·日天日地·继科 踹挡板撕衣服我就不再提了。
方·日天日地·博 ……就方博直播这作死的样子比较适合上天入地。




福原爱不小心打了蒙古一个十一比零,孔令辉路过说“爱酱,注意两国影响……”
可怜这难得的不带水的项目哟……




周雨唱歌特别好听。能出道那种。建议大家去听听看。
李广源更好听。陈艾森封王。




孔令辉脾气急,有时候跟刘国梁要球要发球的时候刘国梁会晃他半天看他冷静了再给他。




马龙梦游会把别人屋里的灯打开,说出操了……




马龙和张继科似乎经常换换衣服鞋什么的……
张继科有洁癖。




孔令辉以前帅!现在也帅!月半也帅!不接受反驳!




许昕说方博一米六多。
看他满嘴跑火车的样子,我持保留意见……




王励勤和他媳妇儿特能虐狗……不信去看微博。




马龙似乎每回赢球都要吼几句然后小跑一圈。
他喊的东西统称为嗷嗷叫。似乎没啥内容……




张继科貌似喜欢打残局,非得自己逼自己。
马龙是出题型选手,张继科是解题型选手。好像是马龙自己说的。




讲真小胖这被三剑客天天虐的经历让我很看好他……




马龙对自己要求挺高的。
伦敦男团决赛一个球没打好亲眼见他扇了自己一巴掌。




还是伦敦那场。张继科打球的时候自己啥也没喊。
马龙一个人包了一个张继科后援会的活。加油助威鼓掌。
我觉得比他自己打还激动呢。




马龙喝多了一般张继科给他送回去。
俩人还刮过一百块钱中十块钱的小彩票。




刘诗雯丁宁马龙都有“皓哥带我去喝酒”的经历。




据说张继科的洗发液啊啥的都是用王皓的。




马龙怕黑。秦指为了练他的胆子还把他半夜忽悠上山一回。
然而秦指准备好的纸被风吹了龙队啥也没找着。




据说张继科马琳克王皓,王皓克马龙,现在看来马龙克张继科……




啊陈玘曾经是张怡宁的绯闻对象……




蔡振华有句名言。
孩子们有什么错!他们只是饿了。
……看来胖球队的孩子们饿得有点狠。




王皓胖到令刘国梁发指的时候,刘国梁给打了网上的评论大会上念给他听。
你现在比刘国梁还胖!你现在比刘国梁还胖!你现在比刘国梁还胖!……
然而我觉得现在看还是刘国梁胖。




最近爱上看乒乓球,然而一有杨影解说我就烦。
觉得她好像没有特别不喜欢的。
就是看脾气怼人。
夸谁谁完。
一口毒奶。




马龙六边形战士的梗快玩烂了吧……




有一回刘国梁兴致起来在微博上发了明天早上獒龙蟒在河边晨跑欢迎围观的微博。
第二天来了五十多个美女。




许昕虽然近视。远台特别好。
看他有次和小胖打最后小胖估计出汗了拍子都飞了……




福原爱是王励勤的迷妹……




不胖神话王励勤。逃脱胖球诅咒的男人。




有一次张继科许昕团体赢了击掌四五次。
张继科说是许昕想听个响儿……




杨影真的……
有一次上来说马琳总是场外加油的那个。
马琳:……可能因为我声音比较大。




听说马琳其实不会做饭……?




看马龙张继科的综艺就会知道……
其实马龙的话比张继科多多了。
这跟初始设定不太一致啊???




许昕和姚彦简直追星夫妇典范。
许昕给姚彦买了和李敏镐一班的机票。
姚彦给许昕录了刘诗诗的加油视频……
来吧让我们倒掉狗粮并踹翻狗碗。




看过一个马龙张继科的日常训练视频。
他俩可能捡球去了离开了画面。
一个人走过来拖地。
弹幕里问:这是拖地的大爷吗?
大爷仿佛听见了弹幕的问题,缓缓抬头。
肖战。




央五有个探秘休息室的小新闻。
我知道张继科刚睡醒青岛话可能不太好懂。
马龙说话声音有点小可能也听不太清。
但我还是不太明白字幕里把张继科的“我睡到九点半”写成“我输了球还没理你呢”是什么心思哈哈哈哈哈哈哈




獒龙蟒其实两两结合都有不一样的化学反应。
獒龙可以组成竹马组。
龙蟒是师兄弟。
獒蟒是胸咚组……
张继科说……找到一种便宜的庆祝方式……




军训之前记者去采访许昕,发现他箱子里好多暖宝宝。
后来记者问马龙带暖宝宝零食了没。
“女孩儿才带那个呢。”
然而好像那些暖宝宝是马龙给的???




乒乓球队可能都有自信的传统。
自从我看见诸如“你认为乒乓球队谁最帅”“世乒赛最看好谁”这种投票他们纷纷投了自己以后。
但是你看马龙没投自己……他在选队长的时候投的自己。




不知道马龙和张继科为啥要共用一个唱吧账号……




许昕和张继科说相声。直横大战。




许昕:我们直拍打球都是靠脑子……
张继科:你看看你们直拍打球那个抠啊……你看马琳,把头发都算秃了。……你看横板的人就是聪明,孔令辉充满灵气,瓦尔德内尔是智多星。再看马龙,那是温文尔雅冰雪聪明妩媚动人啊!




我温文尔雅冰雪聪明妩媚动人的龙队哟。
讲真这段相声尴尬到脸酸……有种看孙杨扭胯时候的尴尬。
我觉得说完相声张继科收拾收拾跟方博回济南算啦……我张开双手欢迎。带着龙队就更好了。




孔令辉自觉发胖打算减肥,觉得是食堂把他喂胖了……于是自己去买披萨吃。
觉得披萨里没肉。
excuse me???




冰桶挑战我不知道刘国梁挑战他俩闺女是个什么脑回路……
反正我觉得小姑娘挺惨的。




问张继科收到的球迷最疯狂的礼物是什么。
张继科:昨天有个球迷说要给我生孩子……
嗯所以礼物是什么?




马龙说喜欢自己开车,然而张继科说他开的不怎么样。




附赠一个羽毛球的。
林丹李宗伟和蔡赟傅海峰打过一场表演赛。
基本上林李是各控一边单打……
要么就一个人控场另一个树桩一样站着。
要么就拍子打到一起去了……
而且林丹跟谁一边,那边准输……




马龙看上去很乖,其实挺别扭的。
秦指为了让他别扭一天练完了又让他跟削球手比一场五局三胜,马龙别扭非要比七局四胜……
还不戴护腰说扭了就算秦指的。
完了这个人设我越来越喜欢了……




马龙对家庭的隐私看得挺重的,就他一个不让去家里拍。




马龙以前说过怕一个人待着。




孔令辉打完球不常笑的。然而有一回笑的挺开心的。
悉尼奥运双打刘国梁发挥不理想,输了以后,刘国梁过来搂孔令辉,孔令辉把刘国梁手放自己腰上拍了拍,俩人都笑了……




孔令辉当教练接郭跃四个月以后,郭跃拿了世界冠军。
主持人采访孔令辉,孔令辉说郭跃赢了自己其实没什么功劳,都是她以前教练的辛苦。
主持人问那要是输了也是以前的教练……
孔令辉说输了那当然是我不好啦!




刘国梁当教练孔令辉当队员的时候,刘国梁不在就是孔令辉领着开会。




孔令辉跟刘国梁后来的比赛奖金都是拿出来一起分,赢六负四地分。当时孔令辉成绩比刘国梁好,这个主意是他提出来的。




马龙以前说话的时候喜欢疯狂地使用可能……
就跟孙杨以前用我觉得是一样的……
现在都成熟了这种口头语慢慢也少了。




问平时的爱好。
张继科说足球,马龙说高尔夫,王皓说爬山……
到了马琳。
斗地主。




伦敦男团决赛,韩国朱世赫对张继科。
很明显能看出来削球手给张继科造成了一定的麻烦……看着都憋屈,一快一慢节奏很奇怪。
有两个球挺好看。
一个是朱世赫削过来张继科给他抽回去,然后朱世赫跑远一点再削回来……张继科劲儿越用越大最后给抽场外去了。朱世赫站在挡板边上无助地看着球。
还有一个是张继科一长一短地调朱世赫,最后朱世赫也接不住了。




里约男团第二场结束,观众说话都挺难听的。张继科本来喝水呢,看见许昕一个人走了就跑着去追他,拍拍他背俩人一块上厕所去了。




马龙打球真是想办法,就是心理承受能力前几年不太行。
这种心魔一破上一层楼的设定还挺苏的。




上节目王皓问马龙的酒量。
马龙说三四瓶啤的,张继科插嘴说第一次只能喝一罐。
所以马龙第一次喝酒是和张继科一块儿喝的?嗯?




马龙自己说变胖了叫龙猫。
别啊……




从马龙张继科猜词能看出来……
这俩估计私下里还挺八卦……




前阵子微博上的。
乒乓球队的都不会系领带,就王励勤会。
所以他破除了诅咒……
[龙队快去学系领带!快!]




说马琳加油声音大。
有一次他当观众都被罚出场了……




奥运会欠马琳一块体操金牌。




王皓教练王涛因为王皓减肥成绩下滑对记者特别生气。
都是你们说他胖!




许昕大蟒的外号是刘国梁起的。
大概是说他很能缠人吧……




孔令辉悉尼奥运赢了以后吻完国旗就蹿蔡振华身上了。
现在要是再蹿。
蔡局腰就断了……




好啦就这么多吧,里约獒龙大战开始关注乒乓球一直到现在,比赛采访都补了不少,所有的梗要么是微博上的,要么是我自己比赛采访里看来的,应该大部分我还能讲得出视频出处。




一路从双子星补到国球F4,感觉蛮奇妙的。有时候会感叹正是有这些人在,才让乒乓球能成为国球,他们每个人都有不可忽视的人格魅力。




希望写的这些东西能让更多人对乒乓球感兴趣吧,也希望我自己能把这份喜爱坚持下去。




最后把有横滨那一期乒乒乓乓天下无双里的一句歌词送给大家。




功夫练到二八年上,风雨来去也乒乓。




谢谢大家,我们江湖再见。


与子同袍(彤祎,戬杰,三文)民国抗战风长篇

终于更新系列……唔……这章的三轮车是我开的没错

不吃草的傻狍子:

我会上进一点的!!大家相信我!!这一章要捂眼睛嘻嘻嘻🙈🙈🙈
━━━━━━━━━━━━━━━━━━━━━━━━


(十二)
虞祎杰的手在颤抖,从没有做过这种事情的他,生疏而紧张。今夜正是梁家梅姨生辰,伊藤赴宴,而刘彤为了“暗影”,借口与虞祎杰留了下来。
按照原定的计划,虞祎杰装窃听器,刘彤望风。真到了执行任务的时候,虞祎杰开始不知所措,如若失手,关系到的不止他一个人的生命,民族大义与自己想保护的人,如今就在自己手上这一枚小小的窃听器上,让他如何不紧张?刘彤在来之前已经教过他好几遍装窃听器的方法,可他在千钧一刻的时候,还是慌了神。
“你快点,怎么还不好呢?”刘彤开始急了,按时间来说,怎么也好了,就怕日本人提前回来,到那时候就完了。
“我快好了,你再等一会儿。”虞祎杰摸索着,好不容易在最隐蔽的桌角装上窃听器,测试了一下无误之后,立马从桌底下钻了出来。
“阿彤你在哪呢?”虞祎杰在这黑灯瞎火里还真找不到方向。
“祎杰,我们快走。”刘彤握住虞祎杰的手,准备离开房间。
此时,外面传来熙熙攘攘的声音,刘彤顿觉不妙,此刻从伊藤房里出来,伊藤不仅起疑,甚至可能会要他和虞祎杰的命,如今逃却只有从后窗逃下去这条路,可这偏偏是三楼,要是跳下去,他和虞祎杰的小命更不保。这可怎么办才好,短短几秒内,刘彤想了无数种逃生方案,都被自己否决了。难道……今天他和虞祎杰命该绝此?他不敢的闭上眼睛。
虞祎杰自然不是傻子,日本人的声音越来越近,他从刘彤的脸上读出了绝望。不,一定还有什么办法。虞祎杰盯着刘彤,一咬牙,掰过刘彤的脸,吻住了他的嘴唇。
刘彤被惊住了,随即立刻反应过来,搂住虞祎杰的腰,用力的回吻。一开始只是嘴唇贴着嘴唇,很快,虞祎杰的心开始狂烈的跳动,他忍不住想从刘彤那里汲取更多,他的手搂住刘彤细腻的脖子,舌头灵巧的撬开对方的牙齿钻了进去,刘彤整个人如筛子般一抖,身体软下来,眼角噙出了生理性的泪花,任由对方的气息纠缠着自己的,不断沉沦。
井上和彦和伊藤润二打开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番衣衫不整的香艳场面。
“荒唐!你们在大佐的房间做什么!”井上首先反应过来,举起了枪。
刘彤迷蒙的抬起头,装作慌张的样子呵斥虞祎杰:“这不是三楼吗,怎么走错了!是不是我们自己房间你不记得吗!”
虞祎杰也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委屈的说:“你回来的时候睡着了,我就抱着你上来的,我怎么知道哪里是我们房间,我以为都差不多……”
“你……”刘彤指着虞祎杰,心里无比紧张,怕伊藤看出什么破绽。
然而伊藤立马开口了:“没事的,刘彤君,你不要生气,虞少爷来这里没几日,不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还请不要呵责他了,你有空,带着他多认认路才是最重要的。”
刘彤忙不停点头:“大佐说的是,我也没想到居然闯到这里来,实在万分抱歉,我们这就出去,这就出去。”说罢,刘彤拉着虞祎杰的手飞快的跑了出去。
“大佐……他们俩这样可信吗?”井上和彦眉头,总觉得事情不止那么简单。
“被欲望冲昏了头脑的人,我看的不能再清楚了,这样也好啊,本来还愁刘彤君不忠心,有弱点,动感情,对于我来说,再好不过了。”伊藤无所谓的摆摆手。
“大佐说的是。”
逃回自己房间的刘彤和虞祎杰总算松了口气。考虑到房间里也有日本人的窃听器,刘彤和虞祎杰还不敢贸然说话,虞祎杰抬头望着刘彤,刘彤回过神,看着虞祎杰的目光红了脸。虞祎杰不好意思的转过头,空气好像变得更稀薄了,两颗心在黑夜里疯狂的跳动,说不清究竟是谁,似乎动了情。
而查杰和朱戬这里的气氛却完全不同。在用窃听系统听到了一切之后,吊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虞祎杰这小子,可以呀,出任务还能一亲芳泽,也是赚了哈哈。”朱戬放下心之后又开始胡乱开玩笑:“要不查杰我们也试试?”
“朱戬!你怎么这么不正经的样子,他们是形势所迫!再说,你找玉春堂的那些莺莺燕燕啊,找我做什么。”查杰扭过脸,显然还是有些气鼓鼓。
“你这是……吃醋?”朱戬喜笑颜开:“查杰你吃醋了对不对?”
“吃什么醋!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上头让你查汪连生,你查了没?”查杰白皙的脸上透出一股粉红,恼怒的样子煞是好看。
朱戬也不同他再逗趣,赶忙发电报给北平的薛翔匀,向他打听汪连生的事情。
万物复苏,春天总算来了,总有一些人的出现预示着什么,也总有些人,注定会书写不一样的故事。

这两张图 就是目前准备填的巨坑🙄希望@不吃草的傻狍子 能上进一点